阿根廷债务违约美欧股市大跌新兴市场或步其后尘

阿根廷债务违约美欧股市大跌新兴市场或步其后尘

虽然经过了多方努力,但阿根廷与美国“秃鹫基金”债权人的债务和解谈判还是宣告破裂,阿根廷迎来了13年以来的第二次债务违约。受此影响,周四阿根廷股市重挫,今年经济进一步衰退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而欧股美股昨日也出现大跌,债务危机的蝴蝶效应已然显现。

市场数据显示,阿根廷的基准股指Merval股票指数周四暴跌8.39%,收于8187.99点。而在此前的7月29日与7月30日该指数还分别大涨6.53%、6.95%。

债市方面,2033年到期的,应该在周三获得一期利息付款的美元计价债券在周四的交易中一度下跌至1美元面值的90美分,周三时候的收盘价是1美元面值的96美分;这批债券的收益率从周三时候的8.8%涨至9.7%。有交易员指出,周四的市场交投清淡,这使得价格的波动幅度更加明显。

对于债务违约对阿根廷股市的后期影响,富国银行首席国际策略师Paul Christopher表示:“本来就面临巨大的通胀压力,经济增长又不容乐观,这次的违约对阿根廷经济而言,可谓雪上加霜,同时,也会影响阿根廷国家的信誉,从而导致企业公开融资成本的增加,自然企业盈利的下降就会打击股市投资者的信心,后期回调风险值得关注。”

在阿根廷与债权人谈判破裂后,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周三宣布将阿根廷评级将为“选择性违约”。而另外一家评级机构惠誉国际在周四宣布,阿根廷已经出现13年以来的第二次债务违约,将阿根廷评级从之前的CC降低至RD,即有限度违约。

专业人士指出,阿根廷长期积累的结构性失衡已经使得阿根廷经济显露出不可持续性,短期经济硬着陆风险显著上升,未来政策调整空间不足,国际储备急剧下降,货币贬值压力较大,联邦政府本、外币偿债能力明显下降。阿根廷很有可能出现“滞胀”现象。

这次违约将抬高公司的借贷成本,给比索施加更大的压力,耗尽已经不断减少的外汇储备,使其通货膨胀率跃升至世界最高之列。业内相关人士还指出,一旦阿根廷发生主权违约,那么该国将无法继续在公开市场上获得更多的财政融资,这将造成连锁反应,同时也对该国的进出口贸易活动造成致命打击,从而导致该国货币比索汇率也会出现大幅下跌。

数据显示,从今年年初以来,比索兑美元已经贬值25%;为了控制通胀、稳定汇率,阿根廷央行把基准利率上调到25.5%。

虽然此前舆论普遍预计此次阿根廷债务违约事件对于全球金融市场不会造成太动,但是就昨天国际股市的表现来看,这一轮违约的蝴蝶效应已经显现。

其中,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317.06点,跌幅1.88%,至16563.30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93.13点,跌幅为2.09%,至4369.77点;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39.40点,跌幅为2.00%,至1930.67点。盘面上,各大板块普跌,科技和能源板块领跌。

分析称,雇员工资上涨引发通胀预期,投资者担心美联储会提前加息。西方大量企业纷纷提出预警,称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危机已经对它们的经营造成了打击。此外,阿根廷债务危机也打击了投资者信心。

同样在周四,欧股市场金融板块普遍下跌,加上多支权重个股因为不利的财报影响下挫,主要区域指数均大跌收盘,欧股指数周四收于335.99点,下跌了1.31%。

主要区域指数中,法国CAC 40指数周四大跌1.53%,收于4246.14点,7月以来下跌4%;德国DAX 30指数跌1.94%,收于9407.48点,一个月以来下跌了4.3%;英国金融时报100指数跌0.64%,收于6730.11点,月跌幅是0.2%。

在谈到欧洲市场这个月的糟糕表现时,技术分析师法沃德-纳扎扎达(Fawad Razaqzada)指出,“情绪被大量状况所冲击,不仅仅是乌克兰和加沙地带危机带动的持续地缘政治风险,还有与债权人之间最后时刻的谈判破裂之后,阿根廷2011年以来的第二次债务违约。”

显而易见,阿根廷债务危机导致流动性危机,豪赌债务重组的对冲基金会收缩杠杆和应对赎回压力,被迫抛售其他市场头寸,引发蝴蝶效应,成为了全球股指昨日暴跌的主要原因。

对于阿根廷违约对于全球经济的影响,外媒周四分析文章指出,在与拒绝接受债务重组的债权人展开一场长期战役之后,阿根廷迎来又一次债务违约,这一前景将会在不同层面为那些同样债务负担沉重的国家敲响警钟,而新兴市场或将步阿根廷违约后尘。

在过去二十年时间里,新兴经济体的迅速恢复能力已经大幅增强。在2007年全球经济危机过后的几年时间里,主权债务违约事件十分罕见。但在今天,转潮的时间可能已经到来;下一次再有发展中经济体出现违约事件,其后果可能会比阿根廷的违约严重得多。

新兴市场的债务可信赖度已经大幅提升,这从摩根大通编制的全球新兴市场债券指数的构成中即可窥见一斑。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这项备受市场关注的指数中仅有不到3%的新兴市场国家主权债券拥有“投资级”评级;到21世纪初,这一比例上升到了35%,而到2013年中期更是飙升至近70%的峰值。

新兴经济体设法抑制了通货膨胀,建立起了庞大的外汇储备,改为实行浮动汇率,并降低了对外币融资的依赖性。随着这种形势的发展,面临最烦的地区变成了欧洲:2012年希腊债务违约,成为了全球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主权债务重组事件。

然而,即使是考虑到欧洲以及阿根廷所面临的困境,2008年底雷曼兄弟倒闭以来的主权债务违约事件也仍旧保持在令人惊讶的极低水平。

但是,新兴市场的财务实力可能已经达到了顶峰,未来将会回落。在危机时期,全球各国政府的可信赖度有所下降。过去12个月时间里,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债券指数中拥有“投资级”评级的主权债券所占比例也已经出现了下降,不过这可能反映了一些低评级债券进入该指数的影响,如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的非洲各国等。

其他一些本身虽小、但却可以反映重大动向的事件也正在浮出水面。比如说,新兴经济体的外汇储备已经不再扩张,此外,信用评级服务机构也更加倾向于下调新兴市场国家和欧洲各国的信用评级。

这并不意味着,下一波的主权债务违约事件已迫在眉睫。就目前而言,新兴市场国家中公共债务与GDP总额之间的比率仍旧较低,而新近进入全球资本市场的非洲各国则得益于以往的国际债务豁免。但现在的风险则在于,金融市场的波动性正在增强,且新兴经济体正面临着破坏性的资本流出。

在以往,多种力量令新兴市场的恢复能力得到了提升;但在今天,这些力量正在悄然退散。对于新兴市场国家来说,如果想要渡过未来的金融风暴,那么就必须找到办法来降低经济不平衡性。毕竟,美联储的量化宽松计划即将在10月份终结。

在阿根廷官员与秃鹫基金代表坚持谈判到违约前的最后一分钟,由于双方仍未得出满意的结果,阿根廷“自然而然”地进入违约状态。

尽管情况如此紧急,但是这次违约与2001年阿根廷因违约导致经济崩溃后的混乱还相差甚远。2001年,阿根廷政府破产,经济崩溃,数百万人失业。这次,政府有清还债务能力。这次违约将给已经处于经济衰退中的阿根廷造成多大的痛苦取决于政府能多迅速地将自己从义务中解脱出来。

金融服务公司Bulltick Capital Markets的合伙人阿尔贝托-伯纳尔称:“我们认为在2015年1月前违约将得到解决。”他预期违约将造成今年阿根廷经济缩水2%,此前市场共识是收缩1%。

虽然在7月29日,曾有消息称阿根廷银行协会(Adeba)准备出手“救国”,买下法律索偿权并偿付“秃鹫基金”等债权人,作为交换条件,要求秃鹫基金向法院求情暂缓执行此前的决定。如果该计划能够成功,将给事件发展带来巨大突破。

但据业内人士推测,该计划可能尚未推出已经“流产”,或者秃鹫基金没有接受该解决方案。

阿根廷内阁首席部长豪尔赫-卡皮塔尼奇(Jorge Capitanich)表示,该国目前的状况对于“美国司法系统的不稳定性”提出了疑虑,并称政府将会将案件提交海牙国际法庭。政府派往纽约的谈判代表在周三结束了与法庭指派调解人的会议,并立即返回了布宜诺斯艾利斯。

有分析人士指出,由于还存在一个快速解决方案的前景,投资者们在是否出售这些债券方面还存在犹豫情绪。杰弗里证券的拉丁美洲策略主管西沃恩-摩登(Siobhan Morden)说,“对于银行财团会达成一个协议的预期支持了债券的价格。但是在低交易量下价格快速波动的走势中,也很难依据这样的消息来指导交易。大多数人都确定了他们的看法,建立仓位,然后等着看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目前有机构较为乐观,其中高盛集团认为,如果达成协议,阿根廷可能在未来几天补救违约债务。高盛驻纽约经济学家Mauro Roca表示,目前来看,阿根廷违约预计将是短期的,不会对该国产生重大影响,预计双方很快就会达成协议。

负责阿根廷债务相关案件审理的美国联邦法院纽约曼哈顿地方庭法官托马斯-格里希亚(Thomas Griesa)将在周五主持一次聆讯。一名书记员称,本次聆讯将讨论阿根廷的违约问题,以及“各利益方在之后的出路”。(腾讯财经综合)

最近一段时期,阿根廷主权债务违约成了市场关注的焦点。那么,什么是主权债务违约呢?通俗来说,就是由于发行主权债券的东道国政府停止支付或延期支付,致使债权人无法按时、足额收回到期债权本息和投资利润。套用到这个事件上,就是说阿根廷政府未能按期支付其发行的主权债券的本息。

阿根廷的这一波债务问题源于13年前。早在2001年底,阿根廷爆发严重金融危机,当时政府宣布停止偿还近千亿美元的到期外债,从而使这个国家陷入债务违约。而也就是那个时候,以美国NML资本管理公司为代表的一些对冲基金(后来被称为“秃鹫基金”)当时乘机以极大折扣低价购买了大量阿根廷主权国债。

2005年和2010年,阿政府分两次对2001年金融危机中高达千亿美元的违约债务进行重组,约93%的债权人接受重组方案,帮助阿根廷政府的债务总额减少了200多亿美元;但是,这些“秃鹫基金”拒绝接受重组方案,并自2005年开始上诉美国纽约联邦法院要求阿政府100%全额偿付本息,但迄今为止阿根廷一直拒绝这个要求。

到了今年6月16日,美国法院做出终裁,驳回阿政府拒绝全额偿还所欠“秃鹫基金”违约债务的上诉裁定阿政府向这些债权人全额偿还13.3亿美元外加利息。

阿根廷原本在6月30日就该为两种债券付息5.39亿美元。但根据债务重组协议,阿根廷有30天延迟付款期,也就是说,7月30日是阿根廷是否债务违约的时间节点。

过去一个月中,从阿根廷政府的表态看,阿方有意愿避免违约,但又非常担心接受美国联邦法院的判决可能引发其他债权人新的债务诉讼。

在阿根廷政府与债权人的谈判中,碰上了一个很难解决的致命难点前两次重组方案中的“未来权益声索(即RUFO)”条款。在前两次债务重组中,93%的债权人接受了债券减值方案,但同时补充了一项“RUFO”条款。该条款规定,如果阿根廷政府在2014年底之前向未参与重组的债权人提出了更优惠的偿债方案,已参与重组的债权人也有权享受。

按照这项条款,如果阿政府在今年向“秃鹫基金”全额偿债,那么其他93%的债权人也有权要求同等待遇。那样一来,阿根廷有可能面临数百亿乃至上千亿美元的新增债务负担,远超其经济承受能力。

所以,在双方的博弈中,阿方的目标是,寻求美国联邦法院和“秃鹫基金”同意延期,把这笔13.3亿美元的债务拖到2015年1月1日之后,以便阿根廷躲开“RUFO”条款。而“秃鹫基金”则要求立即偿还。

7月21日,阿根廷请求负责此案的美国曼哈顿联邦地区法官托马斯格雷萨允许其对6月30日到期的重组债付息,希望能留给该国更多时间与不接受重组债的债权人谈判,以便达成和解协议。

然而在当地时间22日的庭审中,格雷萨没有同意阿根廷关于延长与债权人“钉子户”谈判时间的请求。他要求原被告双方及其律师与一名法庭指派的协调人达成和解协议。

周二和周三,阿根廷和美国对冲基金巨头Elliott Management关联企业NML资本管理公司为首的债权人代表以及法庭指派的债务调解人麦卡特公司(McCarter & English)纽约办公室合伙人波拉克(Daniel Pollack)在纽约召开了数小时会议。但是谈判在周三晚些时候宣告破裂,阿根廷13年以来的第二次债务违约将无法避免。

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周三晚些时候发表声明指出,已经将阿根廷的信用评级降低至“选择性违约”。标普表示,在阿根廷偿付以前,将一直维持上述违约评级。另外一家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国际在周四宣布,将阿根廷评级从之前的CC降低至RD,即有限度违约。(腾讯财经综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