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新闻源 财富源

7月30日,阿根廷未能完成支付一笔达5.39亿美元的利息,出现主权债务违约。受此影响,阿根廷股市暴跌、比索大幅贬值,全球金融市场也受波及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不同于本世纪初因缺乏偿付能力而违约,阿根廷这一次却是因为美国法院的一纸判决书。根据美国最高法院今年6月中旬的裁决,在阿根廷未偿还以NML资本管理公司领衔的所谓“秃鹫基金”总额为13.3亿美元的债务之前,冻结其海外资产。此举导致阿根廷已经转给清算行美国纽约梅隆银行的利息资金,最终未能到达债权人手上。

因为上述原因,阿根廷本次违约行为可以算是一种“技术性违约”。截至今年7月末,阿根廷外汇储备为290.2亿美元,即便要全部支付“秃鹫基金”债务也是其可以承受的。但这笔债务是本世纪初阿根廷违约债务的一部分。一旦阿根廷选择全额支付,也就意味着此前进行的债务重组功亏一篑,其他债权人依据当年债务重组中的“未来权益声索(即RUFO)”,可以向阿根廷政府提出全额还债要求。阿根廷将面临的是初始金额达1320亿美元的债务追索,这就远远超出其目前所能承受的范围。可见,债务违约似乎成为阿根廷无法避免的命运。

面对本世纪初以来阿根廷第二次债务违约,市场迅速作出了反应。7月30日至8月1日,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标普、惠誉、穆迪相继调降阿根廷主权信用评级,阿根廷金融市场遭遇严重冲击。7月31日,阿根廷Merval指数暴跌8.39%,股市市值蒸发了47.1亿美元。资金大幅流出阿根廷,导致比索汇率大幅贬值。截至7月31日,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较7月初贬值近1个百分点至8.2比索/美元。

作为南美地区仅次于巴西的第二大经济体,阿根廷在本世纪初债务重组之后保持了较快的增长步伐,2003-2008年复合年均增速为8.4%。本轮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阿根廷经济快速反弹,2010年、2011年增速分别达9.2%和8.7%。近年来,虽然在新兴市场经济增速持续下滑的背景下,阿根廷实际GDP增速也明显下降,但经济实力仍在不断增强。据IMF统计,2013年阿根廷人均GDP达到11766.48美元。

尽管如此,阿根廷当前面临的形势仍然十分严峻。一是外汇储备急剧缩水。2011年下半年开始,阿根廷就出现了外汇储备迅速流失的情况。在2011年6月至2014年6月三年间,阿根廷外汇储备降幅达到43.4%。虽然阿根廷政府为稳定外汇储备,出台了一系列严格的外汇管制和进口管制措施,但实际效果有限,反而加剧市场运行的恶化程度。二是通货膨胀不断恶化。随着金融危机期间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以及发达国家量化宽松形成的大量跨境资本流入对物价水平的冲击,阿根廷通货膨胀率过去五年多来持续走高。截至今年6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和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涨幅分别高达21.9%和26.3%。为应对日益严重的通货膨胀,阿根廷央行连续多次上调基准利率,目前已达到28.8%。三是出口贸易持续下降。2012-2013年,阿根廷主要出口商品总值连续下跌,今年一季度出口同比跌幅更是达16.4%。受此影响,阿根廷经常账户赤字占GDP比例较去年第四季度上升0.4个百分点至1.1%,进一步加剧了外汇储备流失的压力。

在此背景下再次出现的债务违约可能引发阿根廷更大危机。阿根廷在本世纪初债务违约之后就很难再进入国际资本市场融资,这一次虽可以说是“技术性违约”,但却对国际投资者敲响了警钟,可能引发国际资本大幅流出阿根廷,阿根廷金融市场及比索汇率将面临较大的冲击,外汇储备或将继续缩水,通胀风险进一步攀升,多种风险相互叠加最终可能将阿根廷推向危机的深渊。

阿根廷是世界粮食和肉类重要生产国和出口国,是全球第三大大豆出口国和最大的豆粕供应国,素有“粮仓肉库”之称。本次违约事件可能通过粮食和肉类出口渠道对全球经济造成一定的影响。一方面,随着跨境资本流出、资金成本抬升,企业增加投资以扩大生产规模压力加大,影响粮食和肉类的供给,进而对全球商品市场造成冲击。另一方面,在物价指数持续攀升的背景下,农户“惜售”行为已开始出现,未来还可能出现囤积大豆以应对阿根廷政府可能采取提高进口壁垒对抗债务违约的措施。

但考虑到阿根廷经济总量及对外贸易在全球中的份额仍然较小,其对全球经济的冲击程度可能有限。据IMF统计,2013年以购买力平价(PPP)计算,阿根廷在全球经济总量中的占比不足1%。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估算,2013年阿根廷各类产品出口贸易规模全球占比不足0.5%,即便是食物类产品出口也仅为全球的3%。与此同时,阿根廷金融市场的规模在全球占比也偏小,截至今年7月31日,阿根廷股市市值仅为全球股市总市值的0.08%。如果阿根廷未来没有爆发新的系统性风险,国际市场受本次“技术性违约”的冲击将逐步消解,不大可能就此形成一场新的金融经济危机。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今年上半年进口大豆总量较上年同期增加了24.5%至3420.9万吨,而进口来源主要就是美国、巴西和阿根廷。可以预见,债务违约对阿根廷大豆等粮食出口的冲击可能将对中国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当然,在中国进口的全部商品中,来自阿根廷的仅占总金额的0.14%,只要我国合理调整好进口策略,做好大豆等相关产品的风险防范措施,阿根廷出口商品供给波动所形成的实质性影响将较为有限。

未来更多的风险可能来自对阿根廷的直接投资及贷款项目。近年来中国对阿根廷直接投资以较快速度增长,截至2012年末直接投资存量近9亿美元,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也向阿根廷提供了多项美元贷款以支持其基础设施建设。债务违约对阿根廷国内金融市场的冲击及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可能加大直接投资及贷款的风险。“走出去”企业及相关金融机构需提前准备好风险应急预案,及时采取措施防范风险扩大。

此外,阿根廷债务违约可能引发的新兴市场主权债务风险亦值得警惕。今年初德国媒体测算了未来十年各国破产的可能性,阿根廷以85.8%的破产概率排在榜首。未来一旦阿根廷债务问题出现进一步恶化趋势,新兴市场主权债务风险激增,中国也将受到波及。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近年来已经引起愈来愈多的关注,为避免其可能成为今后危机之源,应在审计审查的基础上,及时采取有效应对措施,积极促进地方政府债务模式的改革和创新,全力保障政府性债务风险真正可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