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为中东强国的伊朗和以色列究竟谁更强

同为中东强国的伊朗和以色列究竟谁更强

伊朗和以色列作为中东地区影响力巨大的两个国家长期不怎么对付:伊朗曾多次放言要将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以色列也曾轰炸过伊朗在伊拉克、叙利亚境内的军事目标。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曾对伊朗发出警告称:“以色列的战斗机可以到达包括伊朗在内的中东任何地方”。伊朗方面则强硬回应道:“伊朗只需要一个半小时就能荡平以色列”。那么同为中东强国的伊朗和以色列究竟谁更强呢?

请注意我们现在要比较的是伊朗和以色列的综合国力。综合国力是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科技、教育、人力资源等实力的综合性指标。比较世界各国的综合国力可以从经济资源、人力资源、自然资源、资本资源、技术资源、政府资源、军事实力、国际资源、组织动员效率等不同的方面入手,但目前对这些因素的比较在国际上并无统一的标准量化方式。

衡量综合国力的各项因素指标中既有像领土、人口、资源这种先天条件,同样也有经济实力、军事实力、科技实力这样的后天条件。为什么荷兰、瑞士、卡塔尔等国无论人均收入多富裕都不可能真正成为国际上综合影响力强大的国家呢?这就是因为这些国家在领土面积、人口规模上存在先天的短板,因此造成这些国家在自然资源、劳动力、国内市场、军队规模、战略纵深等方面存在无法克服的瓶颈。

由此可以看出体量大小本身就是国家综合实力的一部分。如果对比伊朗和以色列的体量大小,那么毫无疑问会是伊朗大获全胜。伊朗的国土面积约为164.5万平方公里、人口8000多万;以色列即使算上实际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戈兰高地在内也只有25740平方公里,而以色列的人口迄今为止也只有900多万。伊朗的领土面积是以色列的60多倍,而伊朗的人口是以色列的近9倍。

更大的体量使伊朗有比以色列更为充足的自然资源、劳动力、国内市场、军队规模、战略纵深。伊朗的石油已探明储量位居世界第四位,天然气已探明储量居世界第二位,铜矿储量居世界第三位,锌矿储量居世界第一位……相比之下以色列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弹丸小国:以色列不仅是盛产石油、天然气资源的中东地区一个另类的贫油国,而且在耕地、淡水等维系日常生活的自然资源方面也相当匮乏。

显然以色列的先天基础条件远远不如伊朗,但仅仅只有先天基础并不代表必然会成为强国。近代史上的旧中国以及沦为英国殖民地的印度就规模体量而言难道不具备成为一个大国的资格吗?一个空有资源禀赋的国家如果在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的发展均乏善可陈,那么这样的国家只是一个空有规模体量的大国而不是一个能在世界上发挥支配性影响力的强国。

因此对比不同国家的综合实力不能只看体量大小这样的先天基础条件。以色列就是一个典型的小而精的国家。以色列这个弹丸小国的经济总量在全球两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35位。以色列的军事实力不仅在同等体量的国家中无出其右,甚至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排的上号的:以色列在五次中东战争中都战胜了在国土面积、人口规模、经济总量、兵力规模、武器数量等方面均处于绝对优势地位的对手。

伊朗虽长期遭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制裁,但伊朗绝不是一个贫穷战乱的国家。如今 的伊朗已成为仅次于中国、日本、印度、韩国、印尼、沙特的亚洲第七大经济体。长期遭受西方制裁的伊朗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力更生,因此伊朗的综合生产能力相对较强。目前伊朗在基础工业领域以及一些重要的科研领域是有所建树的。早在2002年就有约15万伊朗人从事资讯科技行业(其中2万名人员从事软件行业)。

当时伊朗有1200家已注册的资讯科技公司。到了2008年伊朗的软件出口数目已达500亿美元。还是在2008年伊朗成功发射“信使号”火箭并将一颗名为“希望号”的自制人造卫星送上太空。2010年伊朗成为了全球第十二大汽车生产国。近年来伊朗在科技、医疗、航天、国防以及重工业方面都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伊朗曾被《经济学人》杂志排在全球工业榜第38位。

自1988年两伊战争结束以来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后伊朗已初步实现了工业化。目前伊朗的工业总值和制造业产值都超过了以色列。如今伊朗的GDP总量约为4000多亿美元,而以色列的GDP总量约为3800多亿美元。尽管伊朗的经济总量高于以色列,但这并不足以证明伊朗的经济实力强于以色列。首先4000多亿美元和3800多亿美元的差距并不明显,更何况伊朗在国家体量上相比以色列占据着绝对优势。

如果从以色列的人均GDP来看是伊朗的8倍以上。以色列作为中东唯一的发达国家在农业、军工、医疗、生物制造、信息技术等产业领域都处于世界先进水平。以色列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超过80家(这一数据在全世界仅次于美国和加拿大)。仅仅在2016年这一年之中以色列就涌现出1000多家创新科技公司。这意味着平均每天都有3家新公司诞生。显然以色列在经济活跃程度方面明显强于伊朗。

以色列有着中东地区最高的平均受教育年数和最高的识字率。以色列与日本并列为整个亚洲平均受教育年数最高的国家,而在全世界则排名第22位。中东地区最好的10所大学里有7所位于以色列(其中前四名都是以色列大学)。小小的以色列曾诞生过12位诺贝尔奖得主。在以色列从事高技术研发的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比例是世界上最高的:早在1999年每1万个以色列人中就有145名科学家和工程师。

在美国每1万人中只有85名科学家和工程师,日本的同类数据则是70多人,而德国还不到60人。以色列的人均论文发表数为全球最高,大约为全球平均水平的10倍左右。目前以色列在全球科技创新能力上排名第十一位、高科技出口总额排名第十六位。尽管伊朗在基础工业领域以及一些重要的科研领域也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但很显然以色列的科技创新能力仍明显强于伊朗。

目前伊朗现役总兵力约为545000人(这一规模位居世界第九);相比之下以色列这个弹丸小国只有20万现役部队。当然在现代化战争条件下兵力人数多寡早已不再是战争胜负的决定性支配性因素。这点在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先后五次中东战争中早已得到了充分的证明。更何况以色列真要打起仗来也未必就真缺人。以色列作为一个实行全民皆兵制度的国家有大量的预备役部队。

以色列所谓的预备役部队实际上很多是由具备实战经验的退役军人组成,因此这些部队在战争状态下其实随时可以征召到前线万预备役部队,而伊朗方面只有35万预备役部队。这样算来以色列在战时状态下能调动的总兵力约为70万,而伊朗方面在战时状态下能调动的总兵力约为90万。尽管伊朗所能调动的总兵力还是比以色列多,然而这种差距已并不是太过明显。

因此兵力人数并非决定伊朗与以色列军力强弱的关键因素。以色列陆军拥有坦克3900辆、装甲车10575辆、自行火炮650门、牵引火炮300门、导弹发射架148架;伊朗陆军拥有主战坦克约1400辆、近百辆装甲侦察车、上千辆步兵战斗车和装甲输送车、2000门牵引火炮、300门自行火炮。很显然伊朗陆军在主战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的数量上均不及以色列,只有在牵引火炮的数量上占据明显优势。

以色列不仅在陆战武器数量上占优势,而且在陆战武器的质量上同样占优势:以色列光是最新型的梅卡瓦4坦克就有660辆,而伊朗方面的坦克主要是二代乃至一代老式坦克。总的来看以色列在陆战力量上是强于伊朗的,但陆战力量并不是决定两国战争胜负的关键力量。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历次战争都是以陆战和空战为主,所以海军一直是以色列在军事领域的一大短板。

目前以色列海军拥有潜艇6艘、巡防舰3艘、巡逻艇32艘。相比之下伊朗海军的主要作战舰艇包括俄制“基洛”级潜艇3艘、驱逐舰3艘、护卫舰3艘和轻型护卫舰12艘。以色列空军拥有战斗机252架、攻击机252架、运输机95架、教练机152架、直升机147架、攻击直升机48架。相比之下伊朗在空军这方面基本属于完败:目前伊朗仅有约20架F-14A战斗机、20多架米格-29A战斗机。

伊朗这些战机按老版美国战斗机的划代标准都属于老式三代机。此外伊朗还有F-4、F-5、幻影F1、歼-7等战斗机接近200架。这些战机尽管数量较多,但都是落后的二代战斗机。以色列空军不仅在武器装备上远远优于伊朗,而且实战经验也要比伊朗丰富得多。总的来看伊朗陆、海、空军实力均不及以色列,唯一能与以色列较量一番的就是伊朗的导弹部队。

以色列在国际社会的政治影响力也明显强于伊朗。伊朗是中东地区举足轻重的强国之一,但伊朗的政治影响力在相当程度上局限于中东。自1979年革命以来伊朗就一直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集体孤立。美国的盟友体系几乎囊括了世界上主要的发达国家。被这些国家封锁几乎就相当于脱离了国际社会。因此伊朗在西方的长期封锁制裁下经济发展和外交活动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像G20等一些重要的国际组织几乎都不带伊朗玩的。按说伊朗和沙特各自是中东什叶派和逊尼派的盟主。伊朗自身的国力丝毫不亚于沙特。如今沙特早就进入了G20,可同为中东大国的伊朗为何进不去呢?这实际上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孤立打压伊朗的结果。伊朗不仅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孤立,而且在世界中的人缘也不好。伊朗所信奉的什叶派在教中是少数派。

因此伊朗在大多数逊尼派国家眼中就是一个异类。同时受到西方国家和逊尼派国家孤立的伊朗在国际外交中始终处于一种形单影只的孤独状态。以色列身处国家包围中的地缘环境是比较恶劣的,但以色列在整个国际社会的外交大环境中却比伊朗更有利:全世界1600万犹太人中有600万生活在以色列,而其他1000万犹太人则散布在全球各地。目前犹太人在世界各地的影响都相当强大。

金融大鳄索罗斯、美联储无冕之王格林斯潘、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互联网奇才扎克伯格等等都是犹太人。犹太人在世界各地的巨大影响力在无形中也增强了以色列这个犹太人主体国家在国际社会的政治影响力。总的来看以色列在政治影响力、经济实力、军事实力、科技创新能力等方方面面均强于伊朗,而伊朗唯一能胜过以色列的似乎只有体量优势,可以色列却将伊朗视为自己在中东地缘政治博弈中最强的对手。

尽管目前以色列的综合国力客观上强于伊朗,但从长远来看伊朗的发展潜力比以色列更大。伊朗近几年在军事工业、核工业等领域的飞速发展给以色列构成非常大的威胁及压力。事实上伊朗军事工业与以色列的差距正变得越来越小。2019年1月21日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网站报道称:以色列在国际防务网站“全球火力”对全球137个国家的军力排名中位居第16位。

小小的以色列在军事上排名全球第16位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但以色列近年来在全球军事领域的排名整体上是呈下降趋势的:2013年以色列军力排名全球第九位,2016年以色列的排名降至第十一位,2017年又进一步降到第十五位。以色列尽管凭借自己先进的军工科技得以暂时占据军事技术的制高点,然而新的军事技术终归是要在世界范围内扩散的。

任何国家都会研发本国的新式军事技术,可以色列在战略纵深上的先天劣势却是难以改变的。尽管目前以色列仍在军事科技领域占有一定优势,然而伊朗所能动用的人力、自然资源、国防工业生产能力都不是以色列所不能比的。如今伊朗已拥有中东地区最全面的军事工业体系:现在的伊朗军事工业已经可以小批量的生产包括常规火炮、导弹快艇、新型主战坦克及各种战术导弹等在内的各种武器装备。

缺乏战略纵深始终是以色列在军事国防领域无法克服的先天缺陷。以色列能战胜自己的对手无数次,可只要失败一次就有亡国之危。反观阿拉伯国家作为以色列的对手在五次中东战争屡战屡败也没怎么影响自家的小日子,更何况伊朗的战斗力和综合国力远在阿拉伯国家之上。目前伊朗的综合国力不及以色列是客观事实,但伊朗的战争潜力和经济发展潜力大于以色列。

伊朗实际上是中东什叶派的盟主领袖。以色列与伊朗对抗实际上还代表着与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对抗、与黎巴嫩对抗、与也门胡塞武装对抗、与伊拉克什叶派武装对抗。尽管以色列在国际外交中所面临的环境比伊朗更有利,但以色列在中东这一局部地区所面临的外交环境相当恶劣。且不说以色列与周边的叙利亚、伊拉克等国关系紧张,即使是同为美国盟友的沙特等国其实也并不喜欢以色列。

尽管沙特等逊尼派国家不喜欢伊朗,可说到底这些国家毕竟也是国家。事实上以色列在整个中东地区就是一个被邻居们普遍敌视的国家。周边邻国绝不会同意以色列跨越自己的领土领海打击伊朗。以色列先进而强大的“梅卡瓦”主战坦克是不可能开到伊朗领土上的。目前以色列连能够远洋投送部队的登陆舰和攻击舰都没有,因此以色列用海军把陆地部队投送到伊朗这种可能性也几乎不存在。

事实上如果以色列与伊朗爆发战争将主要以空军互相空袭、导弹互射等形式展开。导弹恰恰是伊朗威胁以色列的最大杀手锏:伊朗所拥有的流星、黎明系列液体火箭和泥石系列固体火箭射程涵盖了从300km~2500km的范围。这几种弹道导弹均可以在伊朗构建的大型山体储存、运输、发射基地中直接调取并发射。伊朗能打击到以色列全境的导弹不下1000枚。

既然以色列与伊朗的战事将主要依靠空军和导弹部队进行,那么伊朗在导弹方面的实力就足以在相当程度上抵销陆、海军实力上的劣势。当然以色列的杰里科弹道导弹也是能打击到伊朗的。可伊朗是一个有164.5万平方公里、8000多万人口的高原山地的大国。如果以色列向伊朗发射1000枚杰里科导弹即使全落在伊朗境内所能造成的损伤也是相对有限的。反过来说如果伊朗向以色列发射1000枚导弹又会如何呢?

如果伊朗向以色列发射1000枚导弹,那么即使有一半被以色列成功拦截也意味着有500枚导弹将落在以色列境内。这对以色列这个缺乏战略纵深的弹丸小国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当然以色列的核威慑也使得伊朗不敢轻易把战争打到这份上。伊朗尽管多年来也一直在进行核研究,但毕竟目前为止并没研制出核武器。伊朗整体实力弱于以色列,但也确实具备与以色列一战的实力,因此目前双方形成了一种战略平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